思达派

注册 | 登录

智见CLUB“吐槽大会”,量化云吴超细数创业路上的“坑”

pearl pearl 2018-02-01 17:00

导语 2018年1月29日,由智见 CLUB、东方富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联合主办的创投吐槽大会在深圳蓝汐酒店一吐为快,邀请了东方富海董事长陈玮、东方富海联合创始人周绍军、沸点资本创始合伙人于光东等三位投资人,以及量化云创始人吴超、全屋优品创始人周志胜、云东家...

  

  2018年1月29日,由智见 CLUB、东方富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联合主办的创投吐槽大会在深圳蓝汐酒店一吐为快,邀请了东方富海董事长陈玮、东方富海联合创始人周绍军、沸点资本创始合伙人于光东等三位投资人,以及量化云创始人吴超、全屋优品创始人周志胜、云东家创始人潘首东3位创业者,聚焦“跳过令人炸裂的那些‘坑’”的活动主题,细数各自创投生涯中的酸甜苦辣咸,为现场来宾奉上了一场创投界的“吐槽大会”。

  量化云创始人吴超曾在国际顶尖投行担任大中华区副总裁,拥有18年证券和期货从业经验,8年国际量化对冲基金经理生涯,管理单只基金规模超过20亿元。如今再创业转战金融科技风口,创办量化云近一年时间,吴超在吐槽大会上以“量化投资技术创新”切入主题,立足金融科技创业的核心价值观“技术创新”引出创业路上的“一坑又一坑”。以下为吴超的“吐槽”心声。

  从香港国际大投行,到深圳FinTech创业遇“坑”

  很高兴今天来到吐槽大会的现场!

  今天我的好朋友郭炜跟我说,智见CLUB在深圳举办一个创投界吐槽大会,问我有没有兴趣。我说有啊,我从投资人转战创业者将近一年的时间遇到很多的“坑”,很想跟大家分享一下。

  我是1999年就来到深圳,开始在这片创业的热土上做投资。当时我做的是期货,后来从期货股票,一直到期权,又做到海外市场,做了多年的对冲。2008年加入高盛,2009年协同高盛创办高银国际,一直到2016年,我们将高银国际的资产管理规模做到500亿港币,从10亿到500亿,我们花了7年的时间。

  后来我们发现了一个很厉害的投资工具,是什么呢?进入高盛之后,我一直在用程序化交易系统。在股票、期货、期权、海外的交易市场,我们用的都是程序化交易系统,应用很广泛。同时我们也发现市场上有很多证券、期货等机构都在做这方面的研究,因为这种交易系统涉及的底层交易技术很复杂、也比较前端,这造成了巨大的市场需求。特别是这几年运用了很多人工智能AI技术植入到交易系统里,让人工智能在交易领域有了更大的发挥空间。

  市场需求这么大,我们又有很好的系统,那为什么不单独拎出来做一个面向整体市场的事业呢?

  经过合伙人团队多番商讨,在2017年2月份,我们在深圳创立了量化云。量化云创立至今,我们的产品已经进入到3.0版本。在今天给大家分享的过程中,我会通过产品迭代的过程,来和大家吐槽过程中遇到的一些“坑”。

  政策的“坑”:早期智能投顾在中国的“水土不服”

  量化云刚成立的时候我们只有4个人,就我自己带着3个伙伴一块来了,定位深圳,是因为这里拥有众多的IT人才。在人才梯队组建过程中,我们首先通过自己朋友圈的关系,邀请了一些IT界的朋友加入,其中就有从加拿大IBM回来的两个技术大牛。

  很快我们就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原本以为海归技术人才很好,但是发现他们对于中国金融市场的认知还是有限的。我们应用华尔街智能投顾的方式,但在中国市场发现行不通——在国内做金融科技政策是关键,在美国智能投顾领域非常好的一家公司是Wealthfront,散户的账户可以直接接入wealthfront交易系统;在国内如果你直接把散户的账户接入你的交易系统,就变成代客操盘,这违反了国内的政策。

  后来,我们调整了产品定位,以服务B端机构为主,个人投资者教育为辅。私募基金、财富管理公司最大痛点就是缺乏有效的投研,恰好量化云的量化策略系统就解决他们的投研问题。我们把基金公司的账户和交易系统进行对接,很多私募基金、财富管理公司都积极响应,我们也做了一些客户,感觉都不错。

  业务的“坑”:太得瑟也是一种“罪”

  中国太平保险就是我们的接触的大客户之一。中国太平保险有几千亿的资产管理规模,他们成立了60亿的量化投资基金,但是运作过程并不理想,和我们接触以后,中国太平保险对我们的系统也非常满意和认可;同时和国内一家比较大的公募基金也进行了接触,管理规模是8000亿左右,这家基金公司刚刚拿到公募基金量化交易许可,他们也对量化交易系统提出较为迫切的需求。这家公募基金在测试完量化云的系统后,老板非常满意,让基金公司量化团队和量化云对接。

  对接工作中,我们遭到对方量化部门的强烈抵触。后来我们总结了原因,大概是因为老板当时无心的一句话,他说:“这个系统全智能、全自动化,非常好,有了这个系统,量化团队只需要研究策略了”。这对他们量化团队来说是“未来科技的威胁”,他们强烈抵触这个系统,最后我们的业务推进是坎坷的。

  通过这件事我们进行了反思,AI很先进,将来势必会完全替代人工。但是如果在业务推进过程中把AI的高性能展现得太过淋漓尽致,在业务对接上未必能够有效。目前这个业务又有了新的进展,通过和合作伙伴的互动和实践,我们发现量化云的产品需要进一步的迭代。

  管理的“坑”:懂金融不懂IT很受伤

  我们进行了3.0版本的推进,在推进过程中,我发现遇到了非常大的一个“坑”,就是初始团队都是基金公司出来的,不懂技术的研发和管理。因为在1.0、2.0的产品系统,原来都是我们高银的时候就已经开发出来的,上到3.0版本我们做什么呢?

  3.0版本做的就是专门为投资机构和投资者提供量化投资工具的,我们提供一个平台、一个工具,提供不同实盘验证过的策略和若干因子,用户可以直接使用策略和调用这些因子,或者自行编辑策略生成新的策略。

  我们创始团队是投行和基金公司的背景,他们金融市场交易经验很丰富,也有从互联网公司过来的运营人才,但是都面临在IT研发管理方面经验不足的问题。早期通过猎头从BAT找了一些不错的工程师过来弥补这一块的短板,共事中发现工程师、架构师的人品真的很重要。

  人品的“坑”:样样行但人品不行,那就啥也不行

  我们遇到其中一位是从华为过来的,技术各方面都不错,跟我们讲得非常好,说这个项目规划如何如何做。本来这个项目正常大概用三个月时间来完成,他告诉我们是六个月。我相信他是打着小算盘的——项目管理的时间越长,调用公司的资源以及公司支付给他的薪水就越多。我们盲目地相信了他的话,因为我们缺乏研发管理的经验,让我们不光付出了人工成本,更要命的是付出了时间的代价,而项目却迟迟推不动!

  还好在第三个月,我发现有问题,马上又成立了一个研发部门,从腾讯邀请了国内顶尖的架构专家,重新编制架构。最后只用了两个半月的时间就完成了我们的系统,目前正在推动十几家机构客户的联动测试,现阶段表现良好。

  我刚才说的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在创业过程中,每个创业者都不是一个完人。像我有丰富的交易经验,但是对于研发和技术管理方面就不擅长。通过我们的3.0版本系统的研发升级的过程,遇到了“坑”,我们做了很多总结,有了提升。

  其实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我们在团队的组合过程中,应该有不同领域的大牛进入,最重要的是这些大牛的人品是需要我们创业团队考量的。因为我觉得人的品质远远大于他的技术能力,有很多技术难题,事实上只要通过潜心的技术揣摩都能解决;但是一旦人品出问题,各项工作的推进和结果都难以把控,给创业公司带来的损失是非常大的。

  避“坑”大法:初心不改对症下药,明天更美好

  刚刚云东家创始人潘总说过,在创业过程中每一分钟都很重要,我深有感触。在我自己从投资人转变为创业者的这一年多的时间中,我觉得时间都不够用。每天休息的时间只有5到6个小时,白天要和客户交流、团队沟通、开会,到了晚上要对每天的工作进行复盘,包括研发、交易和客户沟通等等,要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

  总体来说,我们原有的产品基础是非常好的,有多年的实战经验沉淀。但是我们在进行产品升级的时候,在做更高阶的创新的时候,遇到的“坑”就是时间成本的问题。很多因素导致,但我认为最大的问题是因为我们在人品考量上的疏忽,造成我们的产品迭代出现停滞,这是我们遇到最大的“坑”。好在现在产品测试不错,而且反映都很好,虽然付出了一些时间,但是也给我们很透彻的经验总结。

  2018年1月11日,量化云以战略合作伙伴的身份与清华五道口、清华金融评论携手举办了第三届全球量化金融峰会,我们也就此成为清华五道口每年全球区域量化峰会的唯一战略合作伙伴。

  创业之路虽然坑多,但只要及时发现果断填坑,抱持不改的初心,一定可以走出属于自己的康庄大道。


思达派(Startup-Partner.com)是创业成长合伙人,专注投资人和创业者的创业干货分享。想分享创业干货?发邮件至 ganhuo@startup-partner.com,我们会第一时间与你联系。

用户评论

我

游客

社交账号登录:

发表

思达派 创业干货分享

关注思达派,收听和分享“创业干货”

携手思达派,为您提供专业的初创企业营销推广服务

相关阅读

X
×

社交账号登录

×

请激活账号

为了能正常使用思达派的评论、编辑功能及以后陆续为用户提供的其他产品,请激活账号。

您的注册邮箱: 修改

重新发送激活邮件 进入我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激活邮件,请注意检查垃圾箱。